无障碍说明

贵圈|H.O.T时隔17年的重聚为何让80后哭花脸

划重点

  1. 不是成员说“我们都想重组”这样的话,就能重组的,解体后五个成员分别隶属于不同的经纪公司,里面牵扯复杂的关系。
  2. 粉丝提前14个小时来到演出场地等待,他们觉得相比等待过的17年,这几个小时又算什么?
  3. 在2001年H.O.T解散后,没有官方名称的粉丝俱乐部一直在私下活动着,但他们在一起讨论比较多的是孩子和上班。

腾讯娱乐专稿(文/权星河 杏红 责编/小文)

17年前的今天(2月27日),韩流偶像鼻祖H.O.T在汉城蚕室奥林匹克竞技场举行了他们的告别演唱会,滂沱大雨似乎感应了歌迷不舍及心痛,当时的主题“H.O.T Forever”被歌迷一惦记就是17年。

17年后,他们终于回来,文熙俊张佑赫安七炫、安胜浩、李在元,将发型和发色都还原成18岁出道时模样,跳着20年前的舞,用150分钟的时间,从《Candy》、《幸福》唱到《We are the future》,这群年近40的中年男人,硬是让现场2500名穿着白色衣服举着白色气球奔三的粉丝们哭花了脸。

H.O.T时隔17年合体演出

“这么多年过去了,可他们一切都没变!”一位等待着为“偶像哥哥”接车的歌迷惊叹道。但分明大家都从少年变成了中年。

对于“白饭”(H.O.T歌迷)而言,今年的“春晚”是在除夕、初二和初九这三天。

17年的等待

年近40的五位欧巴再次在舞台上跳起出道时的舞蹈

从2001年到2018年,“白饭”等了17年。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H.O.T也许仅仅是一个“曾经知名过”的组合;但对H.O.T.的粉丝来讲,他们的回归像是“信仰的归来”。这个成立于1996年,发行了5张专辑的组合,出道不到5年,在2001年便解散。

此后,有关回归的传闻,从来没有间断过,但从来也没实现过,“白饭”的心态已经从期盼到失落无奈变成了平淡如水。

当今年1月29日《无限挑战》节目组官方宣布H.O.T.时隔17年,将一起出演《无限挑战-周六周六是歌手3》(简称《六六歌》)后,很多早已隐姓埋名的“白饭”激动地在网上奔走相告,他们里面大多数人都从少年变成了中年。“以前盼着重组,后来盼着演唱会,再后来盼着同台,到现在这种早已什么都不奢望的年纪,狼真的来了。”从18岁等到35岁的小A说。

重新站在台上的张佑赫眼中含着泪

其实,2004年解散了近三年的H.O.T成员,曾在SBS电视台《明星的殿堂》节目中重聚过,但那一次他们并不是像当初一样表演唱歌跳舞。文熙俊当时在节目现场表示,大家会再坐到一起讨论重新组合的可能性,也知道这是大家所期待的。

但重组不重组,回归不回归,不是说一说“我们都想重组”这样的话,就能重组的,解体后五个成员分别隶属于不同的经纪公司,即使成员们希望重新合体,但其中涉及太多复杂关系,也使得合体一事变得很困难。

从2010年开始,成员们经常被捕捉到相互见面,同时也会和一些与回归有关的人员见面讨论此事。然而和以前很多次一样,合体演出一事并没有下文。

《无限挑战》节目组曾公开邀请过H.O.T三次,在2014年底《六六歌》第一季开始时,首次向H.O.T伸出了橄榄枝,希望他们能够参加到节目中。2015年10月,节目组分别和五位成员单独接触,安七炫觉得尽管很渺茫,但还有重组的想法,并表示 “五个人一直都是有的,什么时候,以什么作品回归是最重要的,我们所有成员都是这么想的。”面对重组的话题,文熙俊则显得小心翼翼:“已经说了4年了,我们也需要一些时间,我们也聊过这些”。后来节目组又和张佑赫、安胜浩、李在元见了面,但重组还是没有实现。2016年其实也私下尝试过,但最终仍没有实现重组。

随着水晶男孩、Turbo、S.E.S.等风靡90年代韩国音乐界的组合在《六六歌》上回归,原本只希望五位成员各自安好的“白饭”对合体愈发期待。“对我们来说,本来从没想过他们合体,不过自从水晶男孩在一起合体,很多人就期待他们也能合体”从12岁就开始喜欢H.O.T,如今已经奔三的小猴子说。

知情人告诉《贵圈》: “曾有一位成员看完《六六歌》水晶男孩特辑后,和成员半开玩笑地说过‘我们能输给水晶男孩么?’然后成员们似乎也开始重新考虑‘传奇’的真正含义应当是什么。”

文俊熙当年在节目中承认和张佑赫有过节

2017年文熙俊举行婚礼时,张佑赫的缺席让“白饭”再度感到绝望,觉得有生之年看不到他们在一起了。而两人当年的过节也再度被提及,文熙俊2008年曾在一档节目里说,组合里跟自己不太合拍的就是张佑赫,张佑赫也曾说:“因编舞问题和文熙俊发生意见冲突。虽然和解了,但心里还是有疙瘩。”但事实上,五个人的误会早在解散后的1-2年就慢慢解除了,一位H.O.T成员的身边人告诉《贵圈》。

2018年1月,节目组再次找到H.O.T,分别和五位成员单独见面,试着询问他们过了一年想法是否有改变。

毕竟分开的时间已经是在一起时间的3倍,普通人面对17年前的职场同事大概除了尴尬就是生疏吧。安七炫担心大家见面可能回不到当初“说好听一些,是相互尊重,其实是大家就算有意见也不会争吵,但这样以来也无法形成统一的意见。”李在元觉得 “这期间各自的状况和想法又不一样”。

张佑赫直言很想重组,“当然很想了,现在也是,其实在提出这个建议之前,我就觉得是该重组了。”一起站在舞台上也是安胜浩执念,他对节目组说:“如果要选出我人生最后的目标,我觉得就是一起站在舞台上,不管是哪个舞台,是什么样的状况,都一定要有一次。”曾经的队长文熙俊恳切地盼望着“哪怕只有一次,也希望五个人可以一起站在舞台上”。

安七炫发微博确认

或许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让粉丝等了17年,让粉丝的期待一次次落空后,他们每个人都明白,粉丝已经疲惫不堪,不能让他们再等了,2018年1月29日,H.O.T几位成员相继在微博上证实了合体的消息,并放出排练视频,如同安胜浩在ins上说的“为了走到这一步我们也拿出了巨大的勇气”。

“白饭”这才喜大普奔,网上一片泪目,从16岁等到33岁,从10岁等到27岁……网友纷纷开始自曝年龄,更有网友感慨“我从少女到已为人母,我的大女儿已经开始追TFboys了 ”。

你们重归少女,我们成为你们的少年

在《无限挑战》官宣了合体的消息后,韩国MBC电视台也公布了通过官网申请+抽签的形式发放门票。

“本来那个时间在吃饭,当看到新闻后,我直接从餐桌蹦下去,到电脑上确认开始接受申请的时间”如今已经在韩国某大学执教的白饭张女士没有想到,时隔20年她又可以为H.O.T抢票,不过这次是在互联网上。上一次,购买演唱会门票时,还是去银行排队。

韩国第一银行发行的“预售证”

她向《贵圈》展示了几张由韩国第一银行发行的“预售证”,预售证上印有演唱会的名字、内容、时间及价钱等信息。这张预售证也成为90年代的韩国追星族共享的一段回忆。“当时在韩国,不像现在有发达的互联网进行抢票,那时的演唱会,需要去银行排队购票;第一银行总行,自然也就成为各地追星族的‘圣地’,后来金融危机期间,第一银行宣布破产,曾使我陷入满满的感慨,毕竟是对于青春的一场见证。”

张女士第一时间就去报名了。根据MBC电视台提供的数据显示,在接受报名的短短数日,申请人数突破17万人,这也是MBC电视台公开录制节目中,报名参与者最多的一期节目,导致节目组不得不临时更换场地。

演出现场外

此前《无限挑战》很多公开录制的活动都倾向选择比较小的场馆,方便艺人和观众的互动,而且《六六歌》只是这个节目中的一个环节,所以起初演出的地点是在MBC位于首尔郊区一个大约能容纳300人左右的制作中心。但根据首日的报名趋势,如果按300张门票计算,竞争率将超过1:500以上,也就是说500人中只有1人能获得门票。

“这已严重不符合《无限挑战》的初衷,或者说,已不符合观众对于H.O.T的期待了;节目总制作人金泰浩立刻决定换地方,并开始在全首尔寻找替代场馆。”知情人士说,当时离演出没有几天日期,上到MBC综艺局领导、下到剧组小作家,每个人都在为活动忙碌,加上临近春节,可选择的场馆并不多,“节目总制片人直接参与到场馆的租赁,和各个机构的负责人沟通,他的眼睛,每天充满血丝,声音都听起来有些无力”知情人说。最终经过多方协调,将场馆改为可容纳2500人的首尔奥林匹克大厅,此时平均竞争率也达1:70。

当时节目组为了给一些等待H.O.T的歌迷们一个惊喜,让五个成员亲自打电话给歌迷,通知他们的中奖,然而由于隔了17年,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这一切。

一位接到电话的粉丝用高八度的声音不停喊“怎么办、怎么办”。虽然演出是在除夕当晚,但很多已经嫁人的白饭表示,“无论如何也要去现场”,怀上二胎的韩国粉丝表示会带着自己肚中的小宝宝一起到现场。

H.O.T在节目后台

《贵圈》在活动当天,提前5个小时到达现场,彼时场外已人满为患,一位站在前排将自己打扮成90年代流行模样的歌迷,激动地告诉我们“凌晨5点就来到了这里,不过相比我们等待过的17年,这几个小时又算什么?”而当天演出是韩国时间晚上19点才开始。

当主持人刘在石在台上,问台下的白色海洋“是否准备好,回归到1996年的那一天?”台下穿着白色衣服手拿白色气球,已经不在年轻的白饭们,早已泪眼婆娑。

演出现场一片白色的海洋

在现场的已为人母的资深“白饭”崔女士对我们说:“真的没有想到,距离H.O.T的解散,已经过去了整整17年;17年发生了太多的故事、但唯独没有结束的,就是我和哥哥们的那段故事”。

这一天台上台下如同李在元所说的“你们重归少女,我们就成为你们的少年。”

80后专属韩流记忆

粉丝的场外应援

“周六(2月24日)晚上10点多,在韩国江南和新村等人流密集的地方,街上有许多人,正在寻找着能够看电视的咖啡厅或餐厅,找不到的人则打开手机看着节目;一些情侣一同在为其中的某些歌曲赞叹,有些人前边刚看完节目,后边就通过音乐APP下载H.O.T的歌曲。”在韩国生活的小新告诉我们。

虽然因平昌冬奥会,节目播出时间从晚上6:40黄金时段,推迟到10:40,但根据韩国收视率调查机构的数据显示,这两期节目的收视率分别为8.3%及13.6%,全韩时段最高收视率为19.3%,而其他竞争节目的收视率仅为5%左右,成为当周播出的所有节目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而在国内,因为无法去韩国现场,只能在初二和初九用电脑看直播的小A对我们说,“我一边看一边哭,当年我还是一个小女孩,如今已成为了孩子妈,来中国开演唱会吧。当年他们出道时我年龄还小,只能攒零花钱买正版磁带。现在我有钱,可以看你们演唱会了。”

在这次同台演出上半部播放开始时,B站一直播间,在线观众在刚开始时就接近14万。

当年的H.O.T

喜欢防弹少年团、EXO的95后、00后的小朋友们可能不会知道为什么80后的老阿姨提起H.O.T合体演出会热泪盈眶。相比现在撩妹技能满分长相精致的长腿欧巴们,1996年9月7日,以一首《战士的后代》在综艺节目《快乐星期六》中正式出道的H.O.T,除了安七炫,其他几位都说不上颜值担当。而文熙俊、张佑赫、安七炫、安胜浩、李在元这五个人的名字,在老泪纵横的80后眼中,就是整个青春。他们让当时的国内刮起一股韩流,那些贴纸,海报,杂志,盗版CD,刻录的特辑,黄头发,记忆仿佛就在昨天。

粉丝应援文化的始发地、第一个让韩国地铁因演唱会延长运营时间、第一个韩国教育厅因他们发布不准早退的禁令,第一个在韩国以外影响最大的团体,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的韩国音乐颁奖礼“不应该是关注H.O.T是否得奖,而是应该关注H.O.T到底是否会大满贯”……他们取得的成绩和历史地位,早已不再需要嘉奖和承认。

“如今H.O.T仍被称为偶像鼻祖”,韩国资深文娱记者金尚浩(音译)说,“如果将韩国的现代歌谣史比喻成为国家,那么应该历史是这样书写的:早期的徐太志和孩子们是推翻了曾经的世界,那么H.O.T则是以此作为始发点,在韩国文化界牢固的建立起了偶像明星的王朝,H.O.T正是这个时代的开山鼻祖。”

《当代歌坛》是当时粉丝获取消息的重要来源

在那个网络远没有现在发达的90年代,国内粉丝追H.O.T远远不像如今追欧巴们这么方便。关于他们的消息都是从杂志的“小豆腐块”一样的文章里知道的;粉丝会等在国内也并不普及,因此会因相同的喜好去结交一些笔友写信发花痴;也会因学校里某个男生长得像五子中的一个而暗恋他们;会留他们的发型,抄歌词,剪画报,听磁带,刻碟,叫妈妈帮忙绣上H.O.T的logo……

当年省吃俭用的零花钱都换成了H.O.T的海报、贴纸、信纸、徽章、磁带,还斥巨资买的写真集, 1999年还在上小学六年级的小猴子,初九的时候,她在电脑上看着直播,回想起这些经历,感叹地说:“这些填满了我的青春”,“以前都是在《当代歌坛》、《音乐世界》这样的杂志中去看他们的消息,自己在将里面的文字和图片剪成画报”。

2000年H.O.T曾在国内开过唯一一次演唱会,但当时喜欢他们的很多都还是小学生、初中生或者高中生,经济实力的不足,以及当时很多父母并不理解为什么要去喜欢一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穿着奇装异服唱着听不懂的歌曲的组合,这场演唱会也成为国内很多“白饭”的遗憾。

H.O.T北京演唱会的CD

如今已经30+的十二是当年看过北京演唱会的那一批幸运儿中的一个,“当时我还在上小学,这是我第一次看演唱会,但是莫名的知道该干什么,而且大家都知道,他们说一句话,下面的人都一起喊,大家全程跟唱,基本上所有的歌都能大合唱”,而当时还在上小学的她根本不知道这就是后来所谓的应援。在周六(2月24日)看了五位哥哥合体的直播后,十二连夜翻出她目前能找到的H.O.T的全家福,满满铺了一桌,“每个白饭家中随便就能翻出一些关于H.O.T的文物。”

就像韩国电视剧《请回答1997》中的程诗源一样,当时无论韩国本地还是国内,许多普通的年轻女孩子穿着象征H.O.T的白色衣服,书包上挂着带有H.O.T成员图片的挂件,而男孩子则喜欢把自己的头发烫成与H.O.T成员的同款,黄色的拉得直直的且挡眼睛,配上犀利的目光,穿着宽松肥大的衣服。“那个时候班上男生都模仿H.O.T穿衣服,尤其裤子”喜欢安七炫的小猴子对我们说。

粉丝晒出当年的珍藏

西单华威6楼也成为国内“白饭”必去的地方。上初中后十二每周都会去,那里卖衣服和他们的海报、 CD和一些周边,“当时一条裤子要100块钱,根本买不起,每次都要求父母好久,我当时还拿着杂志和妈妈理论,穿肥腿裤子不代表是坏孩子”。

喜欢张佑赫的毛豆当年周末的时候还瞒着父母,带着100块钱从塘沽坐车到北京西单华威6楼,晚上再赶回去,“我买的照片、磁带可以摆一床,我可以叫我妈给你拍照”如今已在北京定居的毛豆,讲起自己当年比较“原始”的追星手段时,一脸骄傲。“当时我们几个经常一起玩的女生,一人买了一套H.O.T的同款衣服穿”。

H.O.T正如他们的全称“High-Five of Teenagers”(少年们的胜利)所说,是代表一代人希望得到的希望、以及一种面貌和追求,“被亚洲金融危机所困扰的90年代末期,H.O.T则意味着自由与个性,而这正是当时的韩国社会所缺少的东西”,韩国资深娱乐记者说。

这种影响也飘到了国内,“我觉得H.O.T对我人生有很大的影响,当年高考前,压力特别特别大,甚至很绝望的时候,我耳机里面只有一首歌,就是《希望》。那首歌是安七炫十几岁写的,我当时在想,他也是十几岁,高考前,当时能写出那么励志的歌,我为什么不能坚强”喜欢安七炫的安吉拉对《贵圈》说,后来,她因为H.O.T学了韩文,去到韩国留学。每次H.O.T成员一有动静,安吉拉都会泪目着发朋友圈感慨。

H.O.T的歌迷

“我们想忘掉也很难”,作为H.O.T粉丝俱乐部一份子的大力对我们说。在2001年H.O.T解散后,没有官方名称的粉丝俱乐部一直在私下活动着。平时他们各自支持不同的成员,一起分享关于各成员的新闻,时不时的会聚会。“但我们在一起讨论的更多的是养孩子、上班的话题,有时候也会一起回忆曾经追H.O.T的日子”。直到如今,每个H.O.T的出道纪念日,他们都会举办展示会和粉丝聚会。当知道H.O.T要合体演出后,大力他们很长时间没有聚会了,私下为这次演出做着准备:贴横幅,准备应援物,组织大家统一着装。

H.O.T时期定下的许多规矩、粉丝的应援文化都对韩国现阶段的偶像组合影响深远。他们的直系后辈如东方神起、Super Junior、甚至是EXO,或者其他偶像组合,都会翻唱《Candy》等许多他们的歌,并且屡次在节目中表达自己对H.O.T前辈的崇拜,加上《请回答1997》等复古电视剧的流行,即使在组合解散后,也不断有人成为他们的粉丝。“虽然H.O.T是90年代的组合,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对他们并不陌生,因为他们在韩国常常都会被提起”大力说。

如今俱乐部的成员年龄大多在20岁以上,30岁以下,但不断会有90后、00后的年轻人加入,就像现在很多年轻人会因为听他们的歌,新入坑一样。

后记

H.O.T五个成员在节目结束以后,未来如何发展,每个人都是议论纷纷。

一位深入了解H.O.T组合的业界权威人士说H.O.T这次与其说是回归,倒不如说是五个成员私下选择暂时性搁置一些困难的问题,先达成了一个“必须要回归”的共识,并得到了各公司的支持与谅解;因此,在这场演唱会之后,这个组合何去何从,暂时还没有一个定论。

他预测,“如果H.O.T会有后续活动的话,毕竟考虑到五个成员隶属于不同的公司,以五个成员单独活动,但由一家公司提供支持的形式回归,还是很有可行性的。”

不管未来怎样,至少歌迷已圆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ita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